01 November 2008

說話直爽,沒有隱曲

没想到“說話直爽,沒有隱曲”让那么多人对我一篇心里话的问题口诛笔伐,确实让我大吃一惊. 我想如果把文中的名字换成XXX或A君, B君是否就能让大家舒服点呢. 我提出问题请教前辈并非如大家所到说这几天神来之笔, 想在党选後对任何人展开攻击. 我想要了解的是党遴选候选人机制的合情合理和合法性. 党选过后, 我同意中央代表的抉择应该受到尊重, 但是, 当我们回到和面对群众时, 党同志是否应做好准备工作, 大家一起面对呢? 我提出的问题可能对某些人来说, 我们大可不必对市井小民反应多虑, 但我们是否应该对副首相对马华党选成绩震惊, 雪华堂妇女组主席的论调担心呢? 我们不应忘记, 克林顿对美国做出贡献, 今天让市井小民记得他的只是他和莱温斯基的诽闻, 陈群川为马华民主和经济改革作出极大牺牲, 今天让市井小民记得他的,是他曾经在明月湾坐过牢,东姑阿都拉曼为国家争取独立, 市井小民记得他是46精神党的领袖. 对于以上种种, 我们是否能不忧虑, 我们是否应该为不幼稚的市井小民而注意他们的想法呢? 我们又是否察觉国阵就是栽在这些不至于幼稚到那种地步的选民手中呢?

当我党在面对今年308全国大选的竞选期时, 我们对一些年轻候选人存有疑虑, 我已经告诉区团的同志,我们应该在州或代表大会提出询问, 让中央领袖为我们揭开心中疑惑. 没想到, 马华遭受重创, 总会长最终没有寻求蝉联, 我们的疑问没得解答, 虽然我有幸在前总会长黄家定于六月间访问区会时, 就我党委派大选候选人的机制, (当然也包括蔡智勇和胡渐彪)和柔佛州在辉煌时期曾经有马华四名部长中的三名, 到现在没有正部长, 是否意味柔佛州已经逐渐末落一事, 问总会长的看法, 结果答案也让我不甚满意. 今回请教署理总会长也不过是想从不同角度听不同的答案, 却让有心人把简单问题复杂化.

我自认我是马华的初哥, 当我党在面对今年308全国大选时, 我只是一名区团秘书, 除了助选,我不知道我党的推荐候选人机制, 所以我对蔡智勇和胡渐彪的党龄资格候选人, 的确摸不着头脑, 我想不止是我, 很多马华同志亦对我党遴选候选人的方式纳闷, 无论如何, 我要感谢 PoliBug 波力拔克让我知晓拉美士国会议席候选人的遴选进程是如此曲折和令人叹为观止, 让我上了宝贵的一课. 我希望 PoliBug 波力拔克可以多把马华新闻刊于部落客, 那么我这马华新兵就不需提出类似问题, 但是必须真实, 毕竟这些连一些州联委主席都不知道的秘密, PoliBug 波力拔克都可以言之凿凿, 真实感程度, 看官自己决定了.

說話直爽,沒有隱曲是我当初把我脑海的思绪放在网上, 希望能把心中话和大家分享,绝对没有其他目的.从我第一天加入马华至今十二年, 除了金钱,时间的付出, 我没有从马华得到任何好处, 从区会, 州甚至总部, 我希望有人可以提出证据证明我曾经通过马华得到利益.进入国会成为研究员, 是我通过报章公开申请所得, 即使区会主席和同志也在我被录取之后才晓得, 根本和马华没有关系.至于有幸和区会主席合作,也是在因缘而合之下促成. 18/3/08, 我和内人从云顶高原出席一个保险公司的激励大会, 在往新山的归途中, 区会主席邓文村摇电告诉我, 他已受委副部长, 在我连声恭喜後, 他问我是否愿意与他一起为国家服务, 我当时并没有答应他, 他还让我和他一起同车赶往新山的新受委副部长交谈, 因盛情难却, 本着为民服务, 我放弃原有计划, 出任邓文村副部长的高级机要秘书. 这不是官职, 是一份与公共服务局(JPA)签约的公务员职位. 即使副部长更迭, 我可以选择继任或选择离开. 不是官, 不是政治饭, 也不是因受马华推荐, 无论如何我绝对不会像一些年少无知, 只为意气而胡言乱语的枪手, 盲目的为主人粉饰一番 迷惑的过日子. 多人不晓得, 当邓文村还是国会议员时, 因我俩在国会相处时间颇长, 他常在国会和我侃谈马华的事, 我亦认同他对政治“无所求”的政治理念, 对职位无所求, 对无勋衔所求, 对功名无所求………无所求, 我们亦师亦友关系, 绝非外人能离间, “308大选前遴选国会议员候选人时你对邓文村的大事讨伐还可能籍抨击领袖将他换下,让自己取得出选权,当然最终还是因为资历及党职的问题而让邓文村拔得头筹,”不只让文村和我大开眼界和大笑, 也让我对作者曾写过文章的真实性有所保留. 哈里伯特作者不怕后续无人了!

党选过後, 大家应该向前看, 我希望党领袖能勇敢面对未来, 我们和你们同在. 308重创, 我们一直对巫统呛声, 对巫统执迷不悟深感懊恼, 亦感叹朽木不可雕和无奈. 这届党选, 我受大家委托, 原本希望可以看到领袖可以在我们提点之下, 挺胸前进, 在党选後向领袖请教党内机制的存在价值和对转型的看法, 却让有心人歪曲为攻击领袖的狭窄文章而大事鞭挞, 我的提问只希望让领袖有所准备, 身为同志的我们, 我们希望能在党领袖的一同带动之下, 昂首阔步向前, 还是我们和巫统一样, 乌鸦笑猪黑…...

说出我们缺点者,是我们的好友;

对我们歌功颂德者……是…



我宁愿在此时说出马华的困境, 成为众人的箭靶,

也不愿当马华成为历史时, 我是其中一个罪人!

愿和大家共勉励

11 comments:

keykok said...

党的革新匹夫有责,但还是一句,外面还有很多事没有做,为何马青还要带头找领袖麻烦,ISA您有讲话吗?您老板没有签名您怎么说,秀梅的事马青做了吗?大会后巫统骂总团代表时,您的勇气呢?经济的畏缩如何看待?

当选不到一个月,很多事已经发生,若党员选您时只考虑挑党内问题而选,这机制健康有限.

某高层的忠告我没用上,转送给您,不要矛头向内,我们的敌人在外!

Anonymous said...

如果在部落客涂写几句就算改革, 就算对ISA有讲话, 如果他的老板有签名就算做了事, 简单的一篇文告就算支持秀梅, 对巫统泼妇谩骂就是为总团代表平反,那大家做在电脑前, 万事就解决了? 你还不是讲就天下无敌!

孩子, 别天真得太不像话, 你在网上妄语就叫有勇气, 就解决问题, 就为党做了事? 太天真了……

阿兴也是的,为什么他去淌这湖春水, 他大可不必如此牺牲, 很多问题将在不久後一一浮现, 他只是希望大家有所准备, 却被套乱党份子. 阿兴,何必呢?让马华烂吧, 时间将会证明你所说的将成为事实.

hiro said...

Come on, Heng, I comment the truth but why you delete the post?
Your personal agenda to bring out all this is a too disappointed as you are a senior youth's leader in the state.
Look forward please!
If you "really" don't know all the process, you may ask first ; please don't hurt the party as the person you comment is the party's leader.
You are not a new comer in MCA Youth, so please have responsibility on what you have bring out.

hiro said...

马华成为历史时,其中一个罪人不是你,你只是帮凶.你还不够格!

hiro said...

"我自认我是马华的初哥, 当我党在面对今年308全国大选时, 我只是一名区团秘书, 除了助选,我不知道我党的推荐候选人机制, 所以我对蔡智勇和胡渐彪的党龄资格候选人, 的确摸不着头脑, 我想不止是"

...初哥可以中选马,你真不简单!

"不知道"就不要乱说,你是马青中委啊!

Anonymous said...

他所言不假,308时,他还没资格成为中委!

Anonymous said...

hiro,

tell me what do you know about the MCA youth. From what you have written it sound very sad that you are commenting on thing that you are also not sure. Heng is being humble and in the youth is meant for the younger generation. If the younger Generation is not called 初哥compared to people who had 30 years experience in MCA what are they called? Please be a bit more realistic and rationale. You are not commenting on the issue but rather personal attack which is uncalled for my dear Hiro. Be gentleman please.

Keykok, you have been quite vocal recently. But let me remind you when you were working as secretary of the deputy ministers, please let us know how many people have you help? Talking is always easier. You may comment on other people but be a little gentle. You may have the inclination to comment on certain issue and at the same time other people may be incline to comment on other issue. Your former boss Datuk Fu, where is he now? Why were you "resign" from Dato' Ng Yen Yen's office? A lot of issues. We have heard a lot of things. Come on, a kingdom is down not because of one person/King, the generals play very important issue.

Heng, good job. Keep it up. You are right, I have had a chance to talk to a number of Division Chiefs and Deputy Chiefs recently, no one seems to know what are the criteria for the President to choose a candidate for the GE but Polibug seems to know very well amzingly. Is he instrumental in deciding who will be the candidate for MCA in GE?

keykok said...

这匿名者说的也是,马华本来鼓吹的是不做,"闪"是不变的真理,不做就好,何必竞选中委,等马华垮台后您就是信任总会长.

如果您像匿名鸟辈这样不负责任,那一票我投错了.

B@dman said...

党选刚过的时候,马青新科总秘书发布了一封帖质疑新任马华硬朗的领导是否能合作愉快,带领马华度过困境。过后,我叫他不要制造恐慌,最后他把贴拿下了。。。我想表达的不是我让他把贴拿走而是身为一位负责人的青年,不应该提出一些质疑领袖的言论,哗众取宠。。如果你有这么多问题应该私底下致函询问。。。在网上的言论很明显是写给人家看的。。。要让人家觉得你有水准应该说完问题后再带出你的建议。。建议很重要因为这才能让别人了解应该怎么做。。。

law said...

建兴,你那句“我宁愿在此时说出马华的困境, 成为众人的箭靶,也不愿当马华成为历史时, 我是其中一个罪人!”
实在太妙!
希望这是你内心的真实写照与抱负。
和你一样,我不愿当马画其中一个掘墓人,也不要当帮凶,只愿以贡献一己之绵力,为民服务而已。
不管我们够不够资格来当“掘墓人”,我只希望我们够资格来为人们华社出一分力。

希望同志们别在针锋相对,其实,提出问题提问原由,总好过闭口不问不闻地过日子。这样心里只会永远有个问号而已。
pls add me at www.lawrencefortunatecentre.blogspot.com

月光光 said...

老兄,你何苦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啦!你真的以为国家领袖所做过的伟大功绩,这么容易被大家忘记!还是你认为大马人民都患失忆症?

像你这种具有小小仁心之士,都还没有忘记这些伟人的英雄事绩,怎么又忙着替广大的群众表态了叻。

谨赐良言一句不收费:「布洛客可尽情提高见,但勿为他人表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