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February 2009

部落客成了揪党工具?

朋友问我, 是不是党选已经过去, 我的“应节”部落客也 “香消玉殒”, 不再营业了? 我说“不竟然”, 我写部落客不是为了在竞选时“应节”, 更不会黄飞鸿收档, 只是“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
三个月, 说长, 不长, 说短吗? 冬至, 圣诞节, 2009年新年, 农历新年, 情人节多个节庆如快马穿隙, 三个月? 那会短呢?


过去的三个月, 我们看到了霹雳州局势还没稳定的变天, 一国(BUKIT GANTANG)一州(BATANG AI)议员逝世, 一州议员(BUKIT SELAMBAU)辞职, 一州议员(BUKIT LANJANG)因裸照外流, 至目前为止, 还为肯定议席会否腾空, 种种迹象让我们想问, 三个月是长还是短呢?

在新闻自由逐渐被不负责任者催残得体无完肤时, 部落客成为我们有机会被听, 分享及与共鸣着交流的平台. 这段没有提笔的日子, 我虽没有把己见放到网上和大家分享, 但不会错失部落客的动向和流览朋友的心路历程, 当中不乏有精辟见解, 令人鼓舞的故事, 但是令我难过的是, 一些部落客无理的谩骂, 乱伦和走火入魔的偏激言论, 也让我大开眼界, 不胜唏嘘.

犹记得我在党选过後以请教, 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医生 (29 October 2008)及请教, 总会长翁诗杰 (10 November 2008)放在我的部落客时, 请教, 署理总会长蔡细历医生一文的用意无非是身为党基层的我希望中选的署理总会长能有所准备, 在面对群众时, 有关问题难免涌现, 无奈我的原意被别有居心者刻意歪曲, 有人来电“命令”我必须把该篇文章落葬, 有一副正气凛然者说党选已过,矛头应该对外?有莽夫说外面有很多事要做(包括他所谓重要的, 只停留在签名抗议这, 抗议那的活动?), 党选後不可以挑党内问题?
今天, 言犹在耳, 那些当时正气凛然, 扛着正义大旗呐喊矛头对外者, 从党选到今天, 他们给了党领导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做了什么令人信服及可以引以为傲的贡献?

走火入魔的偏激言论, 对党的破坏性活动做尽, 贼喊捉贼, 只有破坏, 没有建设, 把黑的强词夺理说成白成了今天许多 “爱党同志”的写照. 内斗内行成了他们的额头布前的标语牌, 心寒的是, 他们自以为是的把自己标榜为救党英雄, 把自己在部落客小圈子内的困兽挣扎誉为为党改革, 试想, 如果你不能接受当选者需要时间去落实改革方案的现实, 单凭你们坐在电脑前自鸣清高的自我吹擂就可以看到党改革? 只在咖啡店口漠横飞, 就可以改变社会? 就可以打救世界? 收手吧, 同志们, 少年不知愁滋味, 为赋新词强说愁? 爱党就要破坏党?

孩子, 别天真的太不像话, 现实的世界真的如此?

1 comment:

anti said...

兴仔, 久违了.

我以为你真的收山了, 虽然你怕得罪人, 文法收敛了很多, 但至少还有一丁点人话.我觉的你好像没有LP, 你还有空间, 你怕? 你应该可以暴很多料.

不畏强权!

在别人还没有攻击你之前, 我先为你打气, 不要气馁, 我相信政治还有良知的.